二维码
瑶族信息网手机版

扫一扫关注
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瑶族新闻 » 行业 » 正文

山西煤老板亏损降薪 卖吨煤利润不够买两瓶饮料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4-08-26 05:42:00    浏览次数:420

    “保价联盟”或成空谈

    此前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曾对煤企多次提到“减产保价”,但是煤炭企业们并未执行且依然“激烈乱战”,如今“保价联盟”最终诞生背后又有着怎样的玄机?

    中煤内部人士一语中的,煤价实在太低了,绝大多数煤炭企业都在亏损,大家都有这个保价的诉求。

    “几乎每个煤企的煤矿都存在超能力生产,这也是造成安全事故频发的因素之一,”一位大型煤炭国企内部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,“以安全检查为由遏制超能力生产,化解过剩产能可以说是‘一举两得’。”

    中煤内部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,此次限产保价是带有强制性,由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监管惩罚,监测产量数据,只要到年底前完成指标就好,协调在什么时间、哪些矿区靠企业自己。

    而按照我国去年煤炭产量达37亿吨、14个大型煤炭基地产量34亿吨左右,大中型煤企减产10%,意味着这些企业将减少3.4亿吨左右的产量。此次限产中煤集团的执行力颇强。中煤集团所属晋北煤炭生产企业8月份比原计划减少300万吨,其他下属煤企8月1日至10日比原计划减少106万吨,与此同时,8月上旬日均煤炭销售量也有所下降。以后逐月减少,最终完成下半年共减产2000万吨的目标。

    但神华集团内部人士却告诉经济观察报:“至于减产与否内部还没有定论。”而此前其宣布今年完成减产5000万吨的目标。

    同煤集团内部人士在对经济观察报确认限产保价行动后,却对自身是否执行三缄其口。

    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分析师孟海告诉经济观察报,煤炭企业都争夺市场份额,从来没听说过主动限产,现在虽然带有强制性,但是这也可能让企业隐瞒一部分产量。

    孟海说,一个方式是走非正常渠道,比如晋北地区,可以把煤拉到河北再开票,算是河北产的煤。

    煤炭专家李朝林认为,煤炭行业的困局是体制原因所致,在不完全的市场化体系下才有了煤炭企业之间、下游电力企业争夺垄断地位的多方博弈战。这次限产行动或将成空。

    而王军称,以安全生产为由整治小煤矿,这次又是小企业的生死劫。

    消息人士称,为加强煤炭进出口环节管理,我国将煤炭的进出口关税上调至3%。“如属实,则对进口煤贸易影响非常大”,浙江一位做进口煤贸易的公司副总经理告诉经济观察报,“本来进口煤贸易就难做,那样的话将更难做,会有一批进口煤贸易商关门歇业”。两年多了,山西煤老板王军(化名)做梦也没想到,煤价会连续几年一直下降,甚至比2008年最高点的1100元,下降了50%还不止,而且,持续的降价不知道要到哪一天才会结束,看着眼前不断高耸的煤山,心里却在为煤炭的销路发愁,即使煤炭价格一路走低,仍难找寻到合适的买家。

    6月以来,神华集团连续7次下调煤价,颇受外界非议,甚至有专家称,神华的煤价下调会让同煤集团这种包袱沉重的大型煤炭集团“承受不了的”。

    “卖一吨煤的利润不够买两瓶饮料”,在“救救煤企”的呼声下,山西等地方政府早就纷纷救市,这一次,国家发改委、能源局等几大部门联合下发特急明电来遏制煤矿超能力生产,不仅如此,几大部门联合执法试图“三管齐下”来保价,要求所有大中型煤企减产10%,年产9万吨以下的小煤矿全部关闭,正在酝酿上调进口煤关税和限制劣质煤进口的政策。但是煤炭业能如愿走出困境吗?

    亏损降薪成家常便饭

    8月20日下午三点,煤炭贸易商刘老板准时上网,但他盯着刚出炉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却愣住了,5500大卡动力煤综合平均价格报收于479元/吨,比上一期又降了2元。今年年初同种煤质的煤价还是591元/吨,短短8个月就降112元。

    不光刘老板,连中煤集团内部人士也对经济观察报连声叹息,煤价到了历史最低点了,大部分企业都快“顶不住了”,亏损、降薪那都是家常便饭。山西省煤炭工业厅数据显示,今年一季度,全省煤炭企业吨煤平均利润5.72元,同比减少13.25元,下降69.92%。而现在5.72元还不够买两瓶普通的饮料。

    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一份内部数据显示,目前煤炭企业亏损面超过70%,有50%以上的企业下调了职工工资,部分企业仍存在缓发、减发、欠发工资现象。

    王军对经济观察报称,山西国有化重整后剩下的小煤矿原就不多,到现在,有7成左右的小煤矿都关了。一位鄂尔多斯煤老板也大吐苦水,当地八九成的小煤矿都停了,即使开着的也时好时坏,矿工们活少了,常常围一圈打牌喝酒。

    不光小煤矿掀起倒闭潮,大中型煤炭企业的日子也每况愈下,甚至到了破产的边缘。今年4月份前后,山西最大民营煤企联盛集团债务危机爆发,负债近300亿元,最终破产重组,目前仍在进行中。

    而早在去年底就爆发危机的兖矿集团如今仍在“刮骨疗伤”。该公司去年巨亏50亿元,于去年裁员5400人,年薪60万元以上的高管全部辞退,未来三年拟裁员1.3万人,而且1.5万人需要从山东转移到西部新矿区和煤化工项目上。

    虽然多年谋求上市的陕西煤业股份有限公司今年初终于成行,募资98.33亿元,但是其母公司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总负债高达2800亿元,资产负债率高达80%,今年融资压力仍达480亿元之多。

    8月18日传出消息,河南四大煤炭企业均陷入亏损泥潭、现金流极度紧张,为此河南省政府出面向银行“求情”,希望省内的中国银行、中国工商银行等八家银行对三家煤炭企业不要压缩贷款规模,并适度给予贷款利率优惠。

    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新任董事长杨照乾并不避讳公司此时“内外交困”局面,“公司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,负债率高、盈利能力下降、融资压力较大”,而这也正是包括兖矿集团、山西五大煤企和河南四大煤炭企业等所有煤炭企业的一个“缩影”。

    神华中煤也煎熬

    作为煤炭市场风向标、环渤海煤炭销售的主体,上半年神华一直在通过各种方式降价。

    在三月份神华一次性降20元/吨,自6月28日以来连续7次煤价下调,累计下调幅度达55元/吨左右。7月1日起,神华再次以新销售政策变相降价,神华煤价成为环渤海港口下水煤炭的最低价格。

    为此山西等煤炭地方国企很不满,“神华再降50甚至100元依然有利润,因为它成本低,但是我们成本高、负担重,再往下降就彻底吃不消了,”一位山西某煤炭国企内部人士对经济观察报如是说。

上一页12下一页在本页显示剩余内容

 
(文/小编)
打赏
免责声明
• 
本文为小编原创作品,作者: 小编。欢迎转载,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:http://www.iaozu.com/news/201408/26/275.html 。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,请读者仅做参考,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、触犯法律的内容,一经发现,立即删除,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。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们841353199@qq.com。
 

©2008-2019 瑶族信息网 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