邦锦梅朵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瑶区人物 - 瑶族网 > 瑶区创业先锋
全站搜索:
女海归谭静远在清远连山乡村撒点野
时间:2015-09-23 19:48:02  来源:南方都市报  作者:南方都市报

[导读]谭静远,英文名Linda,1984年生于成都,9岁搬到北京,11岁移民加拿大,多伦多大学分子生物专业硕士,毕业后在安大略省卫生部担任科研工作。21岁时因公益活动回中国江西的乡村小学,从此种下“在中国乡村做些疯狂的事情”的念头。

女海归谭静远在清远连山县乡村撒点野 

女海归谭静远在清远连山县乡村撒点野

 

瑶族网讯  谭静远,英文名Linda,1984年生于成都,9岁搬到北京,11岁移民加拿大,多伦多大学分子生物专业硕士,毕业后在安大略省卫生部担任科研工作。21岁时因公益活动回中国江西的乡村小学,从此种下“在中国乡村做些疯狂的事情”的念头。2009年,回到中国,目前任社会企业“天地人禾”CEO,负责品牌策略、产品开发和食农教育等。

 
    从外表上看,谭静远就不是个安分的乖乖女。皮肤晒成小麦色,指甲涂成蓝色,银质鼻钉,颈后有文身,说起话来手舞足蹈,偶尔还蹦出一两个英文单词。粗黑的头发被红橡皮筋扎成两条麻花辫,颇有些中西结合的味道。
 
    10年前,她生活在中国和加拿大最发达的城市,北京、成都、多伦多,对乡村一无所知。10年后,她走访了不下30个中国乡村学校,隔一段时间就到农村,插秧、割禾、与老乡们唠嗑。她已下定决心,将自己的未来与中国乡村捆绑在一起。
 
    “1.5代移民”
 
    1995年,11岁的谭静远随母亲移民到加拿大。
 
    她称自己是“1.5代移民”。当父辈在为融入社会而努力时,她轻易地接受了加拿大的教育和观念,说得一口流利英语,身边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。
 
    “获得一份体面工作,安居乐业”,原本,谭静远给自己的定位也是“随大流”。她本科在多伦多大学主修生物,辅修数学和物理,硕士则选择分子生物专业,“父母都认为我会做一名医生,至少是大学教授”。
 
    因为对进化论的热爱,谭静远起初立志成为科学家。“现在,我的大学同学在北美已成了医生、博士。我在中国,做着我11岁时还不懂、21岁时不敢想的事情。”
 
    她几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回中国。
 
    谭静远的人生分水岭,是大三时参加的支教活动“梦想行动”。支教给她种下了一颗种子。
 
    那年,谭静远与4名小伙伴来到中国江西北部一个贫穷的农村小学,任务是在那里建一个图书室和阅览室。
 
    “你们飞过来一次多少钱?”面对万里迢迢而来的海外志愿者,村支书劈头就问。当得知她们每人自费花了近万元的机票时,村支书吃了一惊,恳求道:“要不别建图书室了,给我们村挖一口井吧”。
 
    2005年的中国,大城市里的年轻人已用上智能手机,电脑和网络普及。然而村里的景象,与谭静远所了解的中国没有一点相似之处。在这里看到的一切,都让她感到无比震撼。
 
    回加拿大后,在多伦多,谭静远和朋友建立了“梦想行动”分会,在2007年又参加了一次支教。当时,已考上研究生的她,有了更多自由时间。“我每天都会花一两个小时做公益,越来越喜欢,每天在实验室就会想着,要是能每天8小时都干这个就好了”。
 
    “决定把中国乡村发展作为一份事业,就像一个生活在保守国家的人发现自己是同性恋者一样”,回中国去,这个念头,谭静远花了4年时间去接受。
 
    舍不得科研工作,是她难以割舍的原因之一。硕士毕业后,她面临抉择:要么为博士学位做开题报告,许下与科研的终身承诺;要么去中国乡村“做些疯狂的事情”。
 
    最后,她选择了先工作,还清学生贷款。她进入加拿大安大略省卫生部做起了研究员,这份“离社会太远”的科研工作工资不低,但了无生趣。半年后,助学贷款还完,谭静远决定辞职。
 
    回国卖大米
 
    2009年,谭静远回到中国,先到了深圳,2011年加入北京“多背一公斤”公益旅游项目,负责产品研发。2013年随团队迁到广州,通过朋友认识了社会企业“天地人禾”创始人刘尚文,“我们一拍即合”,谭静远说。
 
    那时,刘尚文创办“天地人禾”已一年多,整个团队只有三四个人。这个企业卖的是有机丝苗米,但又不仅仅是卖米这么简单,刘尚文为公司主打的是保护乡村环境和提高农民收入的生态概念牌。在北美,这一模式非常流行。谭静远说,在美国和加拿大一些较小城市,人们依靠周边农场提供蔬菜粮食,“提前支付农场主一年的费用,预订需要的蔬菜种类,每周农场主就把新鲜的蔬菜送到这些家庭里”。
 
    天地人禾关注农村环境,这也刚好是谭静远在学术上关注很久的问题。2014年5月,谭静远加入天地人禾团队,主要负责品牌策略、产品开发和食农教育等。2015年,她成为天地人禾的CEO。
 
    10年一变,这是谭静远的人生,11岁时从中国移民加拿大,21岁时去了那个改变她一生的中国乡村,31岁她成为“天地人禾”的CEO,“31岁的我已经确信我未来的发展,都将与中国乡村有关”。
 
    不仅仅卖米
 
    2005年,从事市场研究的刘尚文为了完成皮肤病药物的市场研究,跑遍了湖南和山东的100多个村落。他发现因长时间接触农药和化肥,许多农民得了皮肤病,严重的甚至手脚溃疡,“那时我才感觉到,位于食物源头的农民,才是农药化肥最大的受害者。”
 
    这次偶然的直观感受,让刘尚文萌发创立“天地人禾”的念头。
 
    创天地人禾,并不仅仅是为了让城里人吃上放心大米。刘尚文说,“要卖米,我可以直接从国外进口优质大米,但我想做的,是建立一个生态社区,加强农民、消费者和环境之间的互动”。
 
    2012年5月,刘尚文在广州以北280公里的清远连山县向阳村承包下50亩田地,与7户农民签订合作协议:用天地人禾要求的有机方式种植稻谷,使用生物肥料,种出来的大米不管是否卖得出去,都由天地人禾全数收购,“这样他们就可以安心用最原始的方法耕种。”如今,天地人禾承包的土地已增长到460亩,合作农民达50户。
 
    在天地人禾大米的包装上,重量标识会有类似换算:“0.5kg=1.5㎡生态稻田受到保护”,这是谭静远亲自设计的。使用有机方式种植大米,就等于让这一片土壤远离了化肥。
 
    天地人禾的特殊正在于此,从选种到种植、收割,全程开放给消费者们,消费者可到基地里,农户交流,并会在稻米收割后对土壤和大米进行检验。“我们承包大米的销售,降低农民伯伯的风险,他们就会很乐意用我们的方式生产”,谭静远说。
 
    37岁的Simon连续三年预订“天地人禾”的大米。每年到了插秧、收割时,都会带着自己的孩子到向阳村,“小朋友从一开始嫌远嫌脏,到现在主动要踩到泥水里插秧,我觉得是很好的进步。”
 
    “我们其实不是为了卖米而推行教育,而是为了教育而卖米,通过卖米才能有机会和消费者对话”,谭静远说,“消费者选择什么样的产品,是会反过来影响生产的。”
 
    700个“谷东”
 
    谭静远认为,食农教育可以让更多消费者建立新的消费意识,“很多人在道德上会认同应该为社会负责,但他们不知道,他们的消费行为,就是在用钱投票。”
 
    目前,天地人禾有两种销售方式:零售和定制。定制大米的消费者被称为“谷东”,“谷东”在每一季插秧前下订大米数量,收割后存进冷冻仓内。为了保证“谷东”们吃上新鲜的大米,天地人禾在每月只碾当月所需的米,在月初由专人快递上门。
 
    天地人禾的丝苗米每公斤卖12元,而市场上的大米每公斤只需要3-8元。刚开始,只有40多户家庭定制大米。
 
    31岁的“谷东”林小姐在邻居的推荐下买来天地人禾的大米,母亲和婆婆不约而同地数落她,“说这米怎么这么贵?老一辈的观念很难改变,但我们这些80后,关注食品安全的意识会越来越强”,林小姐说。
 
    天地人禾团队里,除了刘尚文和谭静远,其余都是90后。23岁的蘑菇去年6月大学毕业,11月就加入天地人禾。
 
    如今天地人禾主要利用微信公号以及口口相传的方式推广。负责新媒体的蘑菇表示,今年9月,公众号粉丝已达5700人。
 
    通过3年的努力,“谷东”队伍现在已壮大成700个家庭,但天地人禾依然没有盈利。创业以来,刘尚文等3位合伙人自掏腰包投入了100多万,今年的目标是达到收支平衡,“我们也在找投资。农业是收益比较慢的,不是所有投资人都愿意等。”
 
    然而,谭静远并不着急,她觉得,大米是一个很好的切口,“除了呼唤具有相同价值观的人,食农教育还可以影响下一代,这是一个长线的投资。”
 
    刘尚文希望,未来两年之内,天地人禾的大米可以送至3000-5000个家庭的餐桌。(瑶族网www.iaozu.com)

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设为首页 -关于我们 - 广告服务 - 免责声明 - 友情链接 - 网站地图 - 联系方式
Copyright © 2010 iaoz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瑶族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0207587号-1